酒瓶网

酒瓶网 门户 勃艮第 酒农 查看内容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Vosne-Romanee

2014-11-13 16:08 浏览5225 BY 瓶子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在勃艮第的崇高地位无人出其左右,为整个产区最著名的生产商,没有之一。也许酒评家会对DRC的不同田和年份评头论足,但是随着时间的沉淀,DRC能在优雅与力度中寻找到完美的平衡,令人无法抗拒。罗曼尼康帝(DRC)被誉为皇帝之酒,不仅因为价格昂贵,更因为收藏者众多,难以寻觅。


历史

DRC属于两个在勃艮第举足轻重的家族,de Villaines和Leroy,两家各占一半的份额,de Villaines负责酿酒,而Leroy家则负责渠道及销售。1992年之前,Leroy家族在DRC的代表一直是Lalou Bize-Leroy女士。然而DRC内部纷争不断升级,最终Lalou出走,她姐姐Pauline Roch的儿子Henri Frederic Roch接替了Lalou的位置,而de Villaines家族的Aubert负责葡萄园及酿酒事务。DRC酒标的右下角部位即是Henri和Aubert的亲笔签名。


天、地、人合一

世人无不赞叹风土的奇妙,Romanee-Conti的伟大,殊不知是因为酒农的缘故,这些朴实的葡萄才能化为琼浆玉露。DRC的伟大不仅在于其葡萄园,更是因为管理葡萄园的传统方法及酿酒技艺,才使得DRC成为世界级的酒庄。


现任的守护者传承了先辈的训导,他们都认为一切的一切源于葡萄园。伟大的葡萄酒绝非仅是酿酒技艺,种植葡萄藤和维护其所在土壤质量同样重要。毕竟,葡萄园是蕴育葡萄的地方,是这些一块块的土地赋予了葡萄独特的个性。葡萄园是一起的开始,所言甚是。


正所谓食之鲜,则无敌。如果食材足够新鲜,厨师只需要用最简单原始的方法将其烹饪,比如讲究食材的广式经常使用的就是清蒸,即可得到味美的菜肴。葡萄酒的原料是葡萄,原材料的好坏直接决定成品的品质。一位酿酒师曾言:葡萄园赋予了葡萄最大的潜力,我们酿酒师只能释放同等的潜力或者降低,但是不可能增加。


Aubert出任庄主之后最大的改变是全面推行生物动力法。DRC自1986年开始就推行有机种植法,酒庄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在部分葡萄园中推行生物动力法。经过比较有机和生物的质量,2007年酒庄全面转为生物动力法。


只有叶子、葡萄皮及牛马的排泄物用作肥料。大部分的葡萄园都用拖拉机耕作,但是马犁耕越来越普遍,这样尽可能少的破坏土壤结构和葡萄藤。


酒庄采取非常严格的措施以控制低产量,从而酿制出的葡萄酒拥有极佳的浓缩度。这也正是DRC的特点之一。除了甚少使用堆肥之外,短枝修剪、老藤以及种植方法等都能有效地控制产量。


DRC的采收耗时8-10天,20多公顷的葡萄园需要90人左右的采收团队。这些经验丰富且优秀的采收工人独具慧眼,只有完全成熟的葡萄才有资格进入酒窖进行二次筛选,之后选出的葡萄方可进入橡木桶中发酵,成为’皇帝之酒’。


DRC的酿酒理念是酿酒者仅仅需要将土壤的特性通过葡萄酒表达出来,并尽可能少的介入这个过程。庄主Aubert de Villaine坦然说,理想是尽可能少的介入及影响,但实际上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只有竭尽全力的保持传统的酿造,方能得到最完美的酒质。


葡萄园

几乎没有人会否认DRC的酒质是全世界最棒的之一。她们的特征是在极佳的集中度基础上完美的将优雅和复杂结合在一起,给人无与伦比的嗅觉及味觉的享受。她们对于葡萄园和酿造的努力转换成勃艮第的最具影响力的符号。


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拥有勃艮第最辉煌的特级园,其中包括令人瞻目的同名独占园Romanee Conti。DRC的特级园绝大部分位于勃艮第的精华村Vosne Romanee,在13世纪是Saint Vivant修道院的财产。到了17世纪,部分葡萄园落入私人的手里,其中包括Croonembourg家族买入的Romanee-Conti。一个世纪之后,Conti王子从Croonembourg家族手中买下了Romanee-Conti。革命的爆发使得王子不得不十分低调的隐藏这些珍贵的财产,但最为璀璨的葡萄园仍然以王子命名。


DRC位于Vosne-Romanee的一级田分别来自Les Gaudichots(0.08ha), Les Petits Monts(0.41ha)及Au-Dessus des Malconsorts(0.11ha),但是他们极少在市场上公开销售。这些一级园都是按桶销售。酒庄还有’可怜的’0.17公顷的Batard-Montrachet也是不公开销售,在桶中的时候就被人预订一空。


DRC在市场上是清一色的特级园,6个来自Vosne-Romanee, 1个来自Le Montrachet,还有3个位于Corton,一共约28公顷。每年的产量介于6000至7000箱,极好的年份比如1999年可能有8000箱。这个产量和面积按照勃艮第的标准来说,已然规模不小。但是,DRC受到全世界顶级收藏家及爱好者的追捧,更是佳士得、苏富比等拍卖行的常客,相比较于需求,DRC是真正的限量奢侈品。


DRC的巅峰之作是其同名葡萄园,以康帝王子命名的Romanee-Conti,1.81公顷的葡萄园每年约产出450箱勃艮第最顶级,也是全世界最为昂贵的葡萄酒。


值得一提的是,在1999、2002、2004及2006年份,DRC酿制过Vosne Romanee 1er Cru Cuvee Dauvault-Blochet,这款以过去一位酒庄拥有者命名的葡萄酒。与普通一级不同,这款酒的葡萄来源于特级园里年轻的葡萄藤。除了上述几个年份之外,其余年份都是以桶出售。


2009年开始,酒庄新增了位于Corton特级产区的三块葡萄园,分别是Bressandes, Clos de Roi,及Renardes,一共约2公顷。这些葡萄园是从Price de Merode家族租借,酒标产区的下一行会标有’Prince Florent de Merode’。


DRC的红葡萄酒则很少有人能出其左右。他的Echezeaux, Grands-Echezeaux, 甚至R.S.V可能还会有其他生产商敢与其叫板,但是优秀年份的Richebourg, La Tache以及王者之田Romanee-Conti几乎没有对手。到了DRC这个级数,以及这些最伟大的风土,你很难去用普通的标准来衡量和评价。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每一个田风格迥异,随着陈年发展各自精彩。


DRC唯一一款白葡萄酒,也是来自最顶尖的霞多丽产区大蒙哈榭。DRC的Le Montrachet约0.68公顷,来自两个地块,都位于Chassagne-Montrachet村内,葡萄藤大约60年藤龄,陈年之后能发展出极佳的集中度和复杂度。每年大约只有3000位幸运儿能拿到一瓶大蒙哈榭,当然这必须是每人最多只能拿一瓶的条件下。因此,DRC的大蒙哈榭价格已经没有所谓的性价比,偏离价值已经很远。其他顶级白葡萄酒生产商比如Leflaive, Lafon或者Ramonet的蒙哈榭在盲品中不见得会比DRC的弱很多,甚至可能更优秀。


事实上,能有幸品尝到DRC的人少之又少,所以DRC又被称为皇帝之酒。他的价格和名气已经超脱了普通葡萄酒的范畴,更多的时候被视为投资品或者艺术品。即便放在餐桌上,也很少有食物能够衬托其尊贵的身份。这是一种幸运,同时也是一种悲哀。幸运的是有人欣赏,悲哀则是他更多的身份是投资品,而不是葡萄酒。


DRC从来不是普通奢侈品,犹如Hermes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极低的产量加上高超的品质,要知道DRC的旗舰Romanee Conti年产仅450箱,平均价格约22,628英镑,相当于一辆入门级豪华轿车。与其相比较,其他产区真是小弟弟小妹妹了,波尔多头等苑的均价为4658英镑,而超级托斯卡纳1807英镑,还有香槟则是1560英镑。


对于现任庄主Aubert de Villaine来说,几个世纪之前熙笃僧侣在此’发现’了金丘这块宝地,并在这黄金般珍贵的土地上开始种植葡萄藤。这一切对于Aubert de Villaine不仅是过去,更是鼓舞。他以及他的团队一直追求的目标就是作为土地的守护人,在竭尽全力去呵护土地和葡萄藤的同时又将人为的影响降到最低。他们希望DRC所拥有的风土能以最直接及纯净的方式展现自己。这些酒的品质和个性不仅依靠酿酒者,更是依靠微气候、风土及土壤本身。而酿酒者,仅仅是土壤和葡萄藤最忠实的仆人。


如果说勃艮第只有一家生产商是在维护风土的尊严,那就是罗曼尼康帝。


DRC拥有的三星园:Romanee-Conti, La Tache, Richebourg, Romanee-Saint-Vivant, Grands-Echezeaux, Corton Clos du Roi, Le Montrachet

DRC拥有的二星园:Echezeaux, Corton Renardes, Corton Bressandes, Batard Montrachet


代表作


2010 La Romanée-Conti/AM99: This is also intensely spicy with a similar array of floral and cool red and black berry fruit aromas but this is notably more restrained and still exceptionally primary yet despite the lack of apparent aromatic development, this remains gorgeously complex and attractive. There is a real sense of focused power to the beautifully well-delineated, pure and highly nuanced, multifaceted medium-bodied flavors wrapped in a deep reserve of dry extract before culminating in a breathtakingly persistent finish replete with the hallmark youthful austerity. Like all of the great vintages of this most storied of wines, it is impeccably spherical with a Zen-like sense of harmony. I could taste this hours later and like the ’10 La Tâche, this is not an especially powerful vintage for Romanée-Conti but it should be one of the greats in due time. (96-99)/2034+


参考价:香港约10万元人民币




努力

很好

喜欢

文章点评

0条评论

  • 返回顶部